英魂之刃官网手机版:文化兼融越與楚

信息來源:黃岡政府網 時間:2014-12-16

英魂之刃斯巴达 www.sgkgx.icu   先秦時代,黃州邾城地域一直有先民居住生息,據文獻記載和考古發掘證實,這里相繼生活過三苗人、中原人、揚越人、楚人,并創造出各具特色的文化。

  三苗是我國遠古時代的一支少數民族。從《戰國策》、《史記》等歷史典籍記載分析,黃州邾城地域在遠古時代生活過三苗部落。但至今尚發掘出明確為三苗文化的原始遺址遺物,

  所以三苗之民是否是黃州邾城地域最早的居民還需進一步研究。

  在殷商、西周時代,生活在黃州邾城地域的先民主要分兩類,一類是中原貴族,他們是黃州邾城地域的統治者,另一類是揚越人,他們是黃州邾城地域的土著居民。殷商王朝對黃州邾城地域的統治,從1992 年5 月在團風縣王家坊發現的下窯咀的商代墓葬可窺一斑。團風縣王家坊下窯嘴商代墓葬遺址距禹王城遺址約23 公里,是一座商朝前期的小型墓葬,據《湖北省黃州市下窯咀商墓發掘報告》記載,墓葬共出土文物22 件,其中青銅器16 件,陶器4 件,原始瓷器1 件,另在銅斝內壁發現絲織品痕跡,及朱色塊狀物(疑為漆器)。這些出土文物按用途可分為4 類,第一類是由銅鬲、銅觚、銅爵、銅斝、銅瓿組成的一套銅禮器,第二類是由銅戈、銅鏃組成的銅兵器,第三類是由銅鑊、銅斧、銅鑿、銅刀組成的銅制生產工具,第四類是由6件陶器、瓷器、石器組成的生活用具。隨葬的成套銅禮器、銅兵

  器和銅制生產工具與中原地區商代青銅文化有極強的共同性,說明墓主人為商代貴族。下窯嘴墓葬地與禹王城遺址距離僅23 公里 ,邾城地域當在商朝貴族統治范圍內。這種中原文化因素在春秋早期仍明顯存在,但到春秋晚期以后就罕見了。

  西周時期,在與螺螄山遺址位置相同的地點,出土了西周文化遺物,如陶器、石器殘片,廢棄的鹿角等,證明黃州邾城附近有居民點存在。據考古報告稱:螺螄山遺址的“西周文化遺物發現很少,主要是陶器殘片。陶片表面幾乎都是灰色和褐紅色的,黑色的很少,前者大多是夾砂粗陶,而且摻有較多的蚌片碎末,后者則是泥質的。從陶片觀察,器形多為鬲和罐。另外,還發現少量的盤和盂的殘片。工具只發現石鏃和骨針的殘器各1 件。此外,還發現了相當多的蚌殼、獸骨、魚骨和幾片龜甲殘片?!?。

  春秋時期,黃州邾城地域的越文化達到鼎盛。越族是我國中、南部以至東南亞的一支古老而且分布廣泛的民族。越人的分枝很多,如于越、句越、揚越、閩越、山越……?;聘?/p>

  地域地處江淮之交,吳頭楚尾,與江浙一帶的越地鄰近,所以自夏商而始,越人的一支—— 揚越開展在黃岡崛起,大約在三苗式微的同時,這里的越人愈來愈多,勢力越來越大,最終取代三苗之民而成為黃岡地域土著的主體。

  越文化與楚文化大致以巴河為界,黃州邾城距巴河僅十余公里,正處于楚越文化交界地,邾城地域向東與越境為鄰,向西與楚地相伴,越人強大時,據此地生息勞作,楚人崛起后,入此地開疆拓土。所以,到了春秋戰國時期,生活在黃州邾城地域的先民主要是土著揚越人和東進開拓的楚人。

  楚國又稱作荊,荊楚,是中國歷史上春秋戰國時代的一個諸侯大國。經過“篳路藍縷”的艱苦創業,從春秋時期開始,楚國迅速強盛起來,征伐江漢地區等大小諸侯國,楚軍鋒芒益銳,所向披靡,“楚地千里”,成為南方的霸主。

  楚國勢力何時開始滲入黃州邾城地域,并于何時將這里正式并入楚國版圖,史闕明載,但有兩條歷史線索可循其蹤跡。其一,公元前9 世紀熊渠為楚王時,大規模對外開疆拓土,“興兵伐庸、揚粵,至于鄂”(《史記·楚世家》),并立中子紅為鄂王。揚粵即揚越,鄂國在今之鄂州市地域,鄂王都城在今鄂州市區一帶,與黃岡市區僅一江之隔。其二,春秋早期,楚成王熊惲指揮楚軍不斷向黃岡地域外圍的漢東之地和大別山北麓的中原之地進軍,相繼滅亡弦子國、黃國、英國?!洞呵鎩芳竊?,在魯釐公十二年(前648 年),“夏,楚滅黃”。楚穆王繼位后,繼續征伐江淮,開疆拓土,先后攻滅江國、六國,黃岡地域外圍經過此次大規模掃蕩,諸侯國被消滅殆盡,黃岡之地因此必然被楚國完全控制,黃州邾城地域自當成為楚國的屬地。

  黃州邾城地域雖然已并入了楚國的版圖,正式成為楚國的一部分,但楚國對此地的控制十分松馳,影響也較有限,在相當長的時期里,此地仍是揚越人的居住地,大致仍維持著征服前的生存和生活狀態。

  軍事的占領與文化的消長是不可以等量齊觀、同步進行的,前者可以計日成功,后者卻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文化的交替不可能刀切斧劈般進行,只能在浸潤滲透和潛移默化中漸進。所以整個春秋戰國時期,越、楚兩族交替控制黃岡地域,越楚文化在此爭鋒交融。

  今鄂州之地,西周春秋之世,號稱鄂國,其統治者是楚國王族,被統治者主要是世代居住在鄂國的揚越人,據劉向《說苑·善說》記載,春秋時代,楚王之弟鄂君子皙在江中游玩,鐘鼓齊鳴。搖船者是位越人,趁樂聲剛停,便抱雙槳用越語唱了一支歌。鄂君子皙聽不懂,叫人翻譯成楚語:“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閉餼褪侵摹對餃爍琛?,歌中唱出了越人對子皙的那種深沉真摯的愛戀之情。

  鄂州與黃州、邾城、堵城僅一江之隔,鄂州是越人的重要生活地,并產生了著名的《越人歌》,那么,黃州邾城地域的先民主體是揚越人則在情理之中。

  春秋戰國時代,楚越文化在這里共同存在,消長融合,大致說來,春秋之際,這里越人居多,以越文化為主體,楚文化頑強崛起;戰國時期,這里楚人居多,以楚文化為主體,越文化逐漸消退。這在考古發現上多有實證。如1981 年冬,在黃州國兒沖發掘了六座戰國中晚期楚墓,其中五號墓的兩件銅鼎“子母口,弧形蓋,腹微鼓,底部近平?;沸胃蕉?,三獸蹄形高足,胎輕薄,蓋上有兩圈凸弦紋,腹中部有一圈凸弦紋,余皆素面”,這是典型的越式鼎。墓中又有一件大陶罐,“直唇,斂口、廣肩、鼓腹、平底、肩上有一對稱附耳,胎質細膩”,此陶罐在陶系上為越文化中幾何形印紋陶孓遺,在器形上則是楚文化之嫡系。墓中楚越器物同存并出,反映出楚越文化在此地相得益彰。

  戰國中期,楚國霸業進入鼎盛,楚人對鄂東地區的開發向縱深方向發展,此后,楚文化因素隨之在鄂東地域居主導地位?;浦蕆コ塹賾蛟誄轎幕季葜髁韉耐?,一直存在具有自身特色的土著文化內涵,雖然土著文化勢力微弱,但始終頑強生存和沿續著。如前所講的黃州國兒沖發掘了六座戰國中晚期楚墓,其文化雖然以楚文化性質為主,楚越文化共存,但此墓也有自身獨特之處,特別是一號墓的槨室正中置棺,棺的周圍立置一圈隔板將槨室分成棺室和四周相通(用以置放隨葬品)的四邊箱或回形箱,這與楚國中心地域江陵一帶的楚墓的頭箱和邊箱的結構有明顯不同,這應該是鄂東地域土著文化自身特點的反映。墓中出土的陶壺器表除下腹部外均有紅色彩繪花紋,陶壺器蓋上有昂首挺立的三個鳥形鈕和五圈刻劃線紋,是鄂東地域戰國時期陶器的獨有特征。這說明黃岡地域雖然以楚越文化為主流,但與楚越文化明顯不同的土著文化并沒有完全消失。

  楚人于春秋早期入據鄂東地域時,只是占據幾個城池或居民點,所以春秋時期鄂東楚文化遺存呈點狀分布,黃州汪家沖墓葬群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點。春秋中期以后,楚國對黃州邾城地域控制力度開始加大,禹王城遺址發現的繩紋柱足鬲,是楚文化的遺物,春秋中晚期的墓葬雖然不多,但可以說明,此時這里已隸屬于楚國的坤輿。戰國中晚期時,楚國的勢力受到秦國嚴重挑戰,

  楚國故都原本在郢(湖北江陵),秦將白起拔郢后,楚國被迫屢次遷都,先后遷都至陳(今河南淮陽)、鉅陽(今安徽阜陽)、壽春(今安徽壽縣)。楚國的核心區域轉移到江淮流域。隨著楚國政治、經濟、軍事中心的東遷,鄂東地域成為溝通陳郢、壽春與江南的重要通道,與周邊地區的交流明顯加強,楚人對鄂東地域的開發進入高潮。所以進入戰國中晚期之后,這里的墓葬數量驟增。

  此時,楚國將其境內地域具體分為東楚、西楚、南楚,合稱“三楚”,其中南楚為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長沙之地?!昂饃?、九江、江南、豫章、長沙,是南楚也?!?《史記·貨殖列傳》)南楚范圍相當于今安徽中部、江西全境及湖南、湖北東部乃至延伸到嶺南地區。由此可知,黃州邾城地域屬于楚國的“南楚”之地。

  邾城城池最早建于何時,無明確史料記載,但從黃州邾城地域墓葬推斷,春秋時期,邾城就有城池存在,早期遷居鄂東的楚人,是以邾城為落腳點,逐漸成長壯大的。到戰國時期,邾城城池已具有一定規模,戰國初年楚悼王當政時,于公元前386 年—前381 年,任命吳起( 前440 年—前381 年) 為令尹,實行變法,“令貴人往實虛廣之地”(《呂氏春秋·貴卒篇》,對開發楚國邊遠地區具有重大意義,大約從此時始,邾城就開始有楚國貴族居住,楚國后期,黃州邾城處南楚之地,與楚國后期都城陳郢、鉅陽、壽春均不遙遠。楚國對邾城關注程度加大,開發力度加大,這里成為楚國后期貴族重要居住地之一,城池當更加完備,所以在邾城遺址附近出土了大量精美的戰國中后期文物。如在今黃州城區禹王辦事處附近已考古發現楚國墓葬數百座,出土了青銅器、陶器、鐵器、漆木器、玉石料器等眾多文物。其中堵城國兒沖楚國墓葬群出土銅劍、銅戈、銅鏃、銅削刀、車軎、銅鼎、銅馬銜等青銅器58 件,禹王羅漢山楚墓出土銅鼎、銅壺、銅戈、銅戈尊、銅馬銜等青銅器13 件。禹王曹家崗楚墓中出土陶器、銅器、漆木器、竹器、石器等隨葬品74 件,其中銅鼎、銅敦、銅壺、銅盒等青銅禮器就有37 件,出土的七枚竹簡上發現文字33 字,內容為遣策(喪葬活動中記錄隨葬物品的清單)。堵城蘆沖楚墓中出土隨葬品223 件??脊湃嗽倍月逡緩拍購筒薌腋諼搴拍顧嬖崞魑锝蟹治齪筧銜?,這兩座墓葬的墓主人都是楚國下大夫級貴族]。此結論充分證明在邾君南遷之前,此地就有城池存在,且城內居住的是楚國貴族,只是城池名稱已不可考。

  楚國在今黃岡地域統治勢力的強盛,促進了邾城的崛起。(史智鵬)


責任編輯:秦夢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